首页 | 关于我们 | 学术交流 | 研究动态 | 人才培养 | 基地简报 | 区域聚焦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
 
首页 > 区域聚焦 > 南亚 > Content

南亚观—中巴经济走廊亲历(上):走近那些最私密的场地
2016-08-16 23:37   审核人:

南亚观—中巴经济走廊亲历(上):走近那些最私密的场地

1瓜港就位于网民传说分裂势力最猖獗的省份

一提到巴基斯坦,多数国人脑海中首先浮现出来的一个词就是“巴铁”—— 一个介于南亚与西亚之间的穆斯林国家,是中国的全方位朋友,但要问及对巴基斯坦的更多认知,除了恐怖主义、宗教极端思潮泛滥,外加跟印度关系不太好以外,多数人似乎很难说得出对巴基斯坦的更多印象。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特别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4月访巴之后,大批中资企业赴巴考察,我也有幸在2015年两次来到巴基斯坦,近距离地观察这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邻国。

巴基斯坦灯光图

巴基斯坦卫星图

巴基斯坦Serena酒店大门口

去之前,一如既往地做了功课——巴基斯坦的行政区划主要分为旁遮普省、信德省、稗路支省、西北边境省(NWFP)、联邦直辖部落地区 FATA与巴控克什米尔。旁遮普省与信德省是这个国家最富裕也最有影响的两个省,现总理谢里夫与贝布托夫人(曾担任总理,后在人民党党魁任上竞选过程中遇袭身亡)的家族分别来自这两个省,这两个省亦是巴中央政府官员与军界骨干的主要来源地。目前,中巴经济走廊的“东西线之争”中所提到的东线,主要经过的也就是这两个省。而地区分裂势力最猖獗的省份是稗路支斯坦(省),中国网民传说中的瓜达尔港也就位于这个省。

巴基斯坦分省

俾路支斯坦与瓜达尔

2在首都体验这个国家究竟能乱到什么程度

一来到伊斯兰堡,最直观的感觉就是这个城市作为一个首都在基础设施上的滞后——走过机场到市区的高速公路后,市区的道路明显变窄,很多地方没有路灯或是光线很灰暗,整个城市也看不到多少高层建筑。如果要跟中国的城市对比——大概相当于1990年代沿海的地级市的面貌吧。城市基础设施落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样中国企业才有用武之地嘛!我抱着这样的念头度过了在伊斯兰堡的第一个晚上。

虽说对伊斯兰堡的反恐警戒级别之前已有心理准备,但真正在街上一走,仍有来到战区的感觉——公路上随处可见的盘查点,神情严肃的持枪警察,架着机关枪的机动巡逻车。

不过这些检查大多针对来自外省的“可疑人员与车辆”,一看到车厢里坐的是中国人,带队警察马上摆摆手示意放行。

我入住的Serena酒店号称是伊斯兰堡戒备最森严的酒店,在酒店周围,防汽车炸弹隔离带、多道安检门,全副武装的士兵、警察与酒店保安重重设岗,让人不禁好奇——这个国家究竟能乱到什么程度?

在随后的几周里,通过在巴基斯坦各地的旅行,以及与各界朋友的交谈,我发现巴基斯坦的安全风险确实存在,但也不象之前媒体传说的那么可怕——巴基斯坦的“乱”是分地区的,对中资企业与中国公民的安全威胁除了恐怖袭击外,部族宗教冲突、有组织犯罪也是重要的安全威胁源。恐怖袭击威胁比较大,或者说恐怖主义组织活动比较猖獗的地区主要位于西北边境省(NWFP)与七个联邦直辖部落地区,这里紧挨着阿富汗,主体民族是在巴阿边境跨境而居的普什图族。所谓的巴塔(巴基斯坦塔利班)主要就盘据在这一带,本.拉登当年也就是在这里的阿伯塔巴德(Abbottabad)被美军击毙的。

阿富汗主要民族分布与普什图人分布

白沙瓦街头行进的装甲车。

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期,著名的国际军火集市白沙瓦就位于西北边境省(NWFP)。我在白沙瓦的街头转了转,发现“军火集市”果然是名不虚传——白沙瓦反恐警备司令部周围被巨大的堡垒护卫着,顶部上还布设了机关炮,武装装甲车在大门前巡逻,街上随处可见公开卖枪的店铺。向随行的巴基斯坦朋友询问,他说,这类店铺只把枪支出售给有持枪证的巴基斯坦公民,但是在街头摊贩就不好说了。 “Do you want to buy Machine gun?” 他笑着问我。

喀布尔(阿富汗)——喀布尔河——白沙瓦(巴基斯坦)

3走进神秘的宗教学校才真的开了眼界

Madrasa (宗教学校)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非常普遍的教育机构,当年的塔利班其实也就是一帮Madrasa的学生军,在阿富汗军阀混战,普通民众渴望安定和起码秩序的背景下,这帮神学院老师与学生组成的武装风云际会,居然打败了阿富汗境内多数军阀,夺取了阿富汗的政权。巴基斯坦各地也有很多Madrasa, 我的朋友拗不过我,几经折腾,居然也带着我进入了一个Madrasa,算是也让我开了开眼。

这是一家专为女孩提供初等宗教教育的基础Madrasa,该学校有50名女学生, 并有7个老师,其中有4个女老师;女童入学年龄大概从9岁到16岁不等,学制6年,主要科目除了经文外,还有文学、历史,但没有任何自然科学与技术类科目,毕业后可获得初级宗教学位,接着既可以继续深造,也可以到其他初等Madrasa担任助理教员。这个学校有自己的图书室,但没有电脑,他的校长跟我说,其实他很希望得到几台电脑用于教学。在征得其同意下,我拍摄了其中一间主教室——在这个十平方米左右的教室里,平时会有七八个女童在这儿学习。

教室右侧墙上有个盖着窗帘的小窗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问校长这个窗户与帘子是用来干什么的?校长的回答乍一听大出人意料,但转过头来一想又似乎在情理之中——因为送孩子到这儿来上学的父母多为穆斯林底层民众,观念相对保守,因此学校的男老师在授课时不能与女童见面,更不能有肢体接触,只能在另一间房子隔着窗帘授课。虽说巴基斯坦政府对非法宗教学校严加取缔,对这类拿到牌照的Madrasa也管理严格,限制多多,但是这样的Madrasa不收学生的学杂费,学习内容也不象公立学校那样与底层民众的生活脱节,很多下层民众争相把他们的子女送到周围的Madrasa学习。

虽说之前对巴乡村的教育有一定心理准备,但亲眼目睹仍让我心情十分复杂,对巴基斯坦乃至阿富汗塔利班为何总能得到源源不断的人力资源输送,亦有了更真切的感受。

教室右侧的小窗。男教师在另一个房间,隔着窗帘给女童授课。

4周期长的项目进入当地前一定要有系统评估

就巴基斯坦全国而言,有组织犯罪活动比较猖獗的地区,主要集中在南部信德省的卡拉奇周边。对于首都伊斯兰堡和旁遮普省而言,虽说也有各种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但那大多都针对特定的目标,对巴多数民众与普通外国人的影响其实并不大。

H君是某知名中资通讯公司驻巴基斯坦的高级行政经理,负责整个巴基斯坦的行政后勤支持,也包括安全管理工作:“巴基斯坦虽然在集团总部被列为高风险国家,但其实也没有外边媒体说的那么危险,只要前期选择办公场所时做好安全评估,员工掌握一些安全常识,避开高风险地区与时段,行为低调一点,也就不会有太多事。”

这家公司进入巴基斯坦市场耕耘多年,中方与本地员工加起来有上千人,这么多年一直没出过大的人身安全事故,可见所言有一定依据。

我查阅了巴基斯坦2014、2015年以来全国恐怖袭击的数量与地区分布——2015年以来,巴全国的恐怖袭击次数与伤亡人数是呈现明显下滑的趋势。所以,巴基斯坦目前的安全形势正处在一个逐步好转的阶段,这对于近期希望赴巴投资的中国企业来说,是个好消息。但是,巴基斯坦的安全风险等级仍然是比较高的。因此,对于计划赴巴开展贸易和建设周期不是特别长的轻工业制造业企业来说,如果能避开危险地区,采取必要的安保措施,安全上的风险应该不会给其运营带来过大的负面影响。但对于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等投入大、周期长的工程类项目而言,就一定要在建设前开展系统深入的安全风险评估,在建设与运营阶段实施全流程安全防范管理,在整个投资运营预算中留出专项安保经费,在公司内部成立专职安保部门,并聘请外部第三方安保团队。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1MzA4NDYyNw==&mid=403877720&idx=1&sn=7e77a367168e6d6115f0ef5713072587&scene=5&srcid=0413ubsyW2kuCg4Ibs9zK6DE#rd

Close Window

 

新疆大学-清华大学... |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 | 教育部社科中心

版权所有:新疆大学 中亚地缘政治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