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学术交流 | 研究动态 | 人才培养 | 基地简报 | 区域聚焦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
 
首页 > 区域聚焦 > 南亚 > Content

南亚观—中巴经济走廊亲历(下):别犯“不可侵犯”之错
2016-08-16 23:34   审核人:

南亚观—中巴经济走廊亲历(下):别犯“不可侵犯”之错

中巴经济走廊倡议正式提出以来, 央企、国企、民企,甚至某些个体商人,都在大举赴巴考察,希望搭上中巴走廊项目的顺风车。L君,某中资央企驻巴基斯坦高级代表,他之前在香港工作,来巴基斯坦已经两年,在巴基斯坦政商各界有很多朋友,对巴基斯坦的政治与营商环境,他也有着自己的思考。

“对于多数中国公司,在巴基斯坦做生意最大的挑战其实还不是安全风险,而是政治上的风险与不确定性!”我们坐在伊斯兰堡一家很有名的中餐厅里,我首先提出我的基本观点,然后再听他的反驳意见。

“中巴经济走廊风险亲历”分上下两部分刊出,本期为下。

1政治风险与不确定性的重重考验

我接着阐述:“首先巴基斯坦政府跟中国政府的控制能力不一样,它是一个弱政府。它的中央政府对下边各省、地区政府的控制力很有限,以现政府为例,它真正有控制力的省就是旁遮普省,这也是因为现总理谢里夫的弟弟小谢里夫在这里当省长,而且谢里夫家族也是从这儿起家的。现任中央政府对信德省的影响力就明显弱一些,信德省是人民党与贝布托家族的票箱。

巴基斯坦省区

巴基斯坦Serena酒店外边示威的医生、药师和与之对峙的警察。

其二,巴基斯坦因为是民选制,每五年政府都有可能换届,每次换届不仅仅是政党官员轮替,也是背后各个家族财团的再洗牌过程。而且在这种选举政治中,各个利益攸关方都有表演的空间。比方说我住的酒店外边,这几天伊斯兰堡的医生与药师就一直在游行示威,抗议现政府取消上届政府允诺的医院福利,医生与药师都出来示威了,把病人都撂在医院,这在中国是难以想象的。

示威进行三天,谢里夫政府就服软了,同意重新考虑恢复上届政府允诺的医院福利。我不是说这样的博弈就一定不好,但这种局面对于多数更喜欢确定性、依赖走上层路线的中国企业,毫无疑问意味着重大的不确定。

一旦遭遇政府换届或反对党、利益群体示威,之前签订的协议就面临重新审查甚至全部推倒重来的可能!这种情况对多数中国企业的挑战无疑是巨大的。

第三,巴基斯坦政府行政效率相对较低,加上部门林立、程序复杂,在中国半年可能完成的项目,在巴基斯坦很可能要两年甚至更长时间,这些都意味着实实在在的额外成本”。L君显然认为我过于强调负面的因素:“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仅仅在巴基斯坦存在,其它的一带一路国家也都有类似情况,而且有些程度甚至更严重。况且,这样的风险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预见规避的。比方说,在投资经营之前找一个更合适的代理人;在2018换届大选年来到之前,做好提前的分析研判;在平时借助现政府的同时,也与在野党保持适当关系等等。退一步说,即便所有这些工作都做了,仍然发生风险,中巴两国政府间的关系毕竟还摆在这儿呢!或者我们甚至可以厚着脸皮说,中国企业,特别是央企对风险的承受能力不是其它外资企业可以比拟的。”

我顺着他的话进一步问:“那么在你看来,中巴走廊项目的前景如何呢?”他思忖了一下说:“我认为中巴走廊项目会遭遇到很多风险,甚至会交很多学费,但我们最终会成功的”。

2在中巴经济走廊,从国企到个体商人都在大举考察

自中巴经济走廊倡议正式提出以来, 除开央企,国内大批地方国企、也包括民营企业,甚至某些个体商人,也在大举赴巴考察,希望搭上中巴走廊项目的顺风车。但与华为、中兴等国际化经验丰富的顶尖民企和有国家作为后盾的大型央企相比,这些后来者最大的问题,就是企业领导包括外派员工,普遍对巴基斯坦的伊斯兰教传统、复杂的种族关系与民俗禁忌缺乏了解,出国前也没有接受过相关的培训。因此,个别人因无知和不尊重,导致侵犯当地民族宗教禁忌的行为屡屡发生。

一位旅居伊斯兰堡二十年的老华侨曾当面跟我说:如果这样的中国人以后来得多了,不用几年,巴基斯坦老百姓非拿刀撵我们不可!

巴基斯坦复杂的民族组成

中巴走廊项目对巴基斯坦国家与民众有着实实在在的帮助,但如果在这些敏感的细节上,中国政府与赴巴国人不加以注意,一旦在巴民众心中造成大面积负面情绪,到时要扭转过来就难了。而且,在巴基斯坦舆论相对开放,新媒体发达的大背景下,这类负面事件很容易被不怀好意者挑唆炒作,甚至不排除成为未来某些极端分子发动恐怖袭击的借口。

因此,对于过多过快放开中巴之前的人员往来,我个人持慎重态度——如果没有经过适当的跨文化沟通培训,向巴方外派人员一定要慎重。同样,对于巴方民众来中国,特别是新疆的南疆,在某些先决问题没有得到有效改善,没有一个稳妥的整体设计与统筹安排的情况下,也不能轻易放开口子。

3中国人不可辜负那点“可以犯错误的本钱”

Nadeem是我雇的司机,出生在西北边境省(NWFP)的一个小城,之前做过小生意,现在主要以给外国投资者与游客开车谋生。“Hi, Nadeem, what do you think of American in Pakistan?” “ America is not good friend, China is our good Friend” “Really?” “ Of Course” 他很肯定地回复。

Nadeem 的看法在巴普通民众中很有代表性。多数巴基斯坦政商精英从骨子里更亲英美,一方面是前殖民地经历的潜移默化,另一方面巴精英层及其子弟很多在欧美留学,其价值观、作派的养成本身就有很浓的英美范,再加上其家族财富也有很多在英美乃至中东迪拜,其思想观念更多倾向欧美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了。但普通民众的认知却恰恰相反,由于美国在阿富汗与巴北部的反恐战争屡屡伤及无辜,再加上美国政客从内心深处早已把巴基斯坦视为一个“失败国家”,对巴基斯坦从政府到民众,无论从言辞还是态度,远谈不上尊重,因此巴普通民众对美国普遍都有负面观感。

如果要论比例的话,巴普通民众对美国有好感的可能仅有三成,其它七成都持负面批判态度。相反,巴基斯坦无论是精英还是民众,多数都对中国充满了热切地期盼,甚至某些期盼在我们看来有些过头。

塔利班在联邦直辖部落地区有较大势力,并以此地和奎达向巴基斯坦渗透

喀布尔-白沙瓦、喀布尔河-斯瓦特河谷(塔利班据点)

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市区一瞥。

因此,虽然前边提到了那么多风险,但中国在巴基斯坦其实还是有着从政府到民众的良好基础,用那位央企朋友L君的话来说“即便发生风险,中巴两国政府间的关系毕竟还摆在这儿呢!多数巴基斯坦民众对中国的好感,使得我们还有那么一点“可以犯错误的本钱”。因此,对巴基斯坦的文化、历史与种族宗教的无知并不可怕,未来中国赴巴人员过多,容易导致潜在的社会文化冲突,也可以通过及早加强引导培训加以预防,关键在于我们愿不愿和能不能凭借着真诚、善意与求知的信念去逐步打开因为文化、宗教、语言和社会习俗所形成的障碍,与代表巴基斯坦未来的年轻精英与民众真正相互了解,心意相通。能做到这一点,并不代表中巴走廊的前景就会一帆风顺!但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中巴走廊的未来无疑将充满艰险。

4全场一起大喊“China & Pakistan”和“Pakistan & China”

怀着这样的念头,我第二次赴巴期间,主动参与了在中巴友谊宫举办的“Hello, KongZi ”中巴文化走廊庆典。清华大学传播中心的李希光教授作为“Hello, KongZi ”的中方发起人,与巴基斯坦参议会国防委员会主席穆沙希德参议员,共同促成了这一盛事。李希光教授所带领的中巴文化走廊远征队,从红其拉埔口岸离境,沿着喀喇昆仑公路一直向西,先后考察了罕萨、传说中的毽陀罗艺术、还有唐僧在塔克西拉的故居。

从红旗拉普口岸进入巴基斯坦——地形图

从红旗拉普口岸进入巴基斯坦——卫星图

这一次考察及其后续交流,在巴基斯坦大受欢迎,被巴基斯坦政府与媒体视为“文明交流的使者”,以至于有四百多位巴基斯坦政商学界代表,参加了当天晚上的中巴文化走廊庆典。晚上大会正式讨论环节结束后,主办方安排了一个来自白沙瓦的乐队表演。音乐是最能让不同民族文化的人们心意相通的语言,而且在音乐的旋律下,这个民族在刚硬之下也会表现出热烈奔放甚至柔软的一面。

凭心而论,这个乐队的演奏水平谈不上多么专业,但所有的表演者情感都很投入,主弹奏者调动气氛的能力很强——开始是全场跟着一块打拍子,随着气氛进一步热烈,接下来七八位巴基斯坦的大学生上台跟着一块跳。舞到酣处,我想着舞台上边没有一个中国人,缺了点什么,遂脱掉西装领带上台,与这个白沙瓦乐队首席演奏者对舞,末了还表演了几招中国功夫。这时全场气氛达到高潮,全场一起大喊“China & Pakistan”和“Pakistan & China”。下来后,之前一直不苟言笑的穆沙希德主席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巴基斯坦白沙瓦反恐警备司令部

5中巴经济走廊建设需要四种心

一年来,陆续参加了多个与一带一路、 “中巴走廊”相关的会议,对一带一路与“中巴走廊”项目面临的风险与挑战,各方面的专家学者提出了很多真知卓见,其中亦不乏老成谋国的长远考量。一时一事我们可以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细细探究。就“中巴走廊”与一带一路整体而论,个人谨以此与其它关心“中巴走廊”的朋友共勉。

面对这样宏大的历史性课题,我们首先需要的是虚心,以一种少年般的热情与初心来看待自身,汲取外边的世界里值得学习的东西。因为一带一路与“中巴走廊”上充满艰险,我们要承认面对一带一路上错综复杂的民族、宗教问题,我们还很无知;对于如何帮助其它国家实现经济社会的有效治理,我们更是缺乏经验;其次,我们还需要耐心,因为这样的建设将需要数代人的殚精竭虑,需要有“功不必由我成”的胸怀与气度;第三,我们更需要小心,因为民族宗教问题的复杂性,某些政策一旦没有谋划成熟就贸然推行,会给新疆乃至中国西部的地缘安全态势造成不可逆的重大风险。最后,我们最需要的是雄心,因为一带一路的尝试,是中华民族作为主体,主动提出和构建世界秩序的尝试。这一点将需要几代中国人在走出去过程中奉献不平凡事迹与力量,以及不断的努力与牺牲。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1MzA4NDYyNw==&mid=2651361374&idx=1&sn=a4ea894972a00d77e163ed2b697a8ba2&scene=5&srcid=04165e2H1lrUvpgTy02aEy8J#rd

Close Window

 

新疆大学-清华大学... |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 | 教育部社科中心

版权所有:新疆大学 中亚地缘政治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