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学术交流 | 研究动态 | 人才培养 | 基地简报 | 区域聚焦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
 
首页 > 区域聚焦 > 西亚 > Content

他为何能成为土耳其新总理?
2016-08-16 23:44   审核人:

他为何能成为土耳其新总理?

2016年5月23日,经过正义与发展党党代会的党内选举,比纳利•耶尔德勒姆(Binali Yildirim)被选为正义与发展党党主席。这位前交通部部长也因此直接接替了前总理达武特奥卢成为土耳其的新任总理。

5月5日,前任总理达武特奥卢传闻因与总统埃尔多安不和而最终辞职,正义与发展党通过党代会特别会议的方式选出了新任总理。

埃尔多安(右)与耶尔德勒姆握手,来源:新华社

新总理的从政之路

相较于外向,且热衷于在公众场合露面的前总理达武特奥卢,这位新总理可谓极其低调。耶尔德勒姆是个典型的技术官僚,其15年的政治生涯从事的都是与交通通讯有关的工作。

从2002年起,他几乎不间断地做了14年的交通部部长(第一届任期从2002年直至2013年,第二届任期则于2015年开始至2016年)。耶尔德里姆先后担任过伊斯坦布尔、埃尔津詹和伊兹密尔市的市政府议员,并与现任总统埃尔多安过从甚密。

2014年至2015年间,他曾担任埃尔多安的高级参谋,甚至早在埃尔多安担任伊斯坦布尔市市长之时,耶尔德里姆就与埃尔多安有过私交。当时耶尔德勒姆还在一家海运公司担任总经理,后来由于滥用职权,在公司内安插自己的亲戚而被迫辞职,据说在埃尔多安的个人影响下耶尔德勒姆才免于刑事调查。

2001年埃尔多安组建正义与发展党之时,耶尔德里姆是他最早的追随者之一,故而也算得上是一位正发党的「创始元老」。2003年,正发党在全民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埃尔多安担任总理,开始其漫长的执政期,耶尔德勒姆的政治生涯也随之腾飞。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土耳其政府传出腐败丑闻,耶尔德勒姆也在腐败官员名单当中,但最后案件不了了之,当然耶尔德勒姆也并未接受任何相关调查。这次腐败案件使得正发党的声誉在土耳其大幅下降,是该党十余年执政过程中遭遇的最大规模危机,埃尔多安本人的执政能力在这起事件中也备受质疑。而在耶尔德勒姆继任总理之后,这起原本已平息的腐败案件在土耳其再次引发讨论,正发党的公信力显然再次受到挑战。

5月22日,当选正发党主席的耶尔德勒姆向支持者致意。来源:新华社

可以说耶尔德勒姆的政治生涯就是埃尔多安一手提携出来的,很自然他对埃尔多安也是忠心耿耿。在竞选党主席的代表会上,他就明确表示上台以后会尽快促成修宪,使土耳其成为总统制国家。

根据他的背景来看,耶尔德勒姆在处理政治事务方面确实没有丝毫经验,很难在国家事务上进行有效管理。据推测,耶尔德里姆的上台基本上就意味着埃尔多安将全盘接管政局,而仅仅把技术性的事务交给耶尔德勒姆来管理。

如此看来,耶尔德勒姆的总理生涯将会一直在埃尔多安的阴影下度过。在他的任期内,总理的职权以及「总理」这个词的概念都要发生彻底的变化。总理很有可能被称为是总统的助手,并在某些特定的场合代替总统展现国家政府的形象,为总统的政治观点做传声筒。

可以预见,即便耶尔德里姆上台,他的形象也不会常常出现在新闻媒体上。即使早在达武特奥卢下台之时,埃尔多安个人专政的时代就已经重新开始。

2011年,埃尔多安荣膺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人物。图片来源:互动百科

一个人的游戏

埃尔多安自任总统一职以来就一直把修宪作为其首要目标,他采取的所有举措,似乎都与这个目标紧密相关,如加强打击库尔德人的力度,不做任何妥协,而导致与库尔德工人党的停火协议破裂;在恐怖袭击后利用恐慌气氛,大力强调国家拥有强势领导人的重要性;不停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继续推进「大奥斯曼主义」和「泛突厥主义」,并且还暗中操纵了去年7月的反华游行;压制媒体自由,命令警察查封《时代报》(Zaman)报社大楼,逮捕《共和国报》(Cumhuriyet)记者;在全民大选中或明或暗地支持正义发展党,完全不顾及总统不应参与任何政党政治的宪法规定……

他完全不会去尝试掩盖自己的想法,不理会西方媒体将如何报道,直接以一个「威权主义」的领导人形象示人,而现在土耳其危机重重的形势反而赋予了他一个绝佳的良机。在长达10年有余的作为总理执掌大权之后,埃尔多安正期待一个新的十年,来完成他的「奥斯曼梦」,并想以此载入史册。

不过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新奥斯曼主义」这个名词,却与前总理达武特奥卢密不可分,甚至可以说是他本人发明的。与耶尔德里姆相似,达武特奥卢也是埃尔多安一手提拔起来的政客,一直到就任总统,达武特奥卢的政治生涯都是一帆风顺。

2009年,达武特奥卢刚刚就任土耳其共和国外交部部长之时,还很少有人听说过他的名字,但后来埃尔多安对他的宠信使其地位越来越高,在2013年埃尔多安辞去总理之职时并几乎没有悬念地成为了下一任土耳其总理。

在从政以前达武特奥卢是一位大学老师,教授国际关系相关的课程。2003年到2013年算是土耳其经济腾飞的十年,当时的土耳其被誉为「欧洲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力的增强。土耳其的民族自信心及政治野心也随之提升,开始有人提出「重建奥斯曼帝国」乃至「统一突厥世界」的口号,但在此之前达武特奥卢就已经开始鼓吹「新奥斯曼主义」了。

但是,达武特奥卢的「新奥斯曼主义」有几点值得注意,其一是在巴尔干地区增强影响力;其二是通过突厥民族的认同实现其成为「突厥世界领袖」的梦想;其三则是与阿拉伯国家修缮关系。而要实现这三点目标离不开对奥斯曼历史的重塑,达武特奥卢通过他对奥斯曼历史的构建,从历史和文化角度联系了土耳其、巴尔干和阿拉伯国家。

另外,达武特奥卢在执政过程中力图实现「外交零问题」,努力修复与邻国的关系,达武特奥卢任外交部长时,曾推进过土耳其伊朗、亚美尼亚(位于欧亚交界高加索地区的内陆国家,大部分国民是信奉东正教的基督徒)和希腊等国的和解进程,取得了一定成效。

而其就任总理后,和欧盟就难民问题基本达成协议,以接纳欧洲遣返难民为要求,从欧洲获取了大量资金援助,并重新开启了土耳其「入盟」的官方讨论。不过埃尔多安则认为达武特奥卢在与欧盟谈判过程中表现太过软弱,让渡了土耳其的国家利益,对谈判结果颇为不满,这也是两人间主要分歧之一。

影响

这一次总理的轮换会给土耳其国内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就目前来看,总理轮换并不会改变土耳其的政治格局,土耳其的国内国外政策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从去年以来,困扰土耳其的两个基本问题就是反恐与难民。

一方面,土耳其必须应对「伊斯兰国」和库尔德工人党的袭击挑战,另一方面,从叙利亚不断涌入的难民给土耳其的经济和社会安全都带来了沉重的压力。只要这两个问题得不到解决,土耳其的社会就不可能保持稳定,而埃尔多安的统治恐怕也不会太轻松。

土耳其政府面临的主要问题没有改变,土耳其的基本国家政策也承受不起任何重大的变动。但值得注意的是,达武特奥卢刚刚下台,埃尔多安就向欧盟发出了「威胁」,称如果欧盟不能在免签方面给予土耳其政府许诺,之前所有的谈判结果都要进行重新考虑。

这一典型的「埃尔多安式」言论可能表明土耳其对欧盟态度的一个重大转向。随着埃尔多安全面掌握大权,他对与欧盟谈判的个人看法开始更具影响力,达武特奥卢这两年与欧盟辛苦达成的难民协议究竟还能否维持,还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总而言之,这一次总理轮换赋予了埃尔多安更大的操纵政局的权力,却没有改变土耳其政府的政治结构。至于埃尔多安打算什么时候召开议会选举,就修宪问题展开投票,实现他的「总统制之梦」,我们就只有拭目以待了。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ODYyMzczNw==&mid=2650993820&idx=1&sn=596e82ce79b85ca1cfcdd59f5d108383&scene=5&srcid=0529i9Wh5ZdVr0A9hoJuVvIs#rd

Close Window

 

新疆大学-清华大学... |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 | 教育部社科中心

版权所有:新疆大学 中亚地缘政治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