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学术交流 | 研究动态 | 人才培养 | 基地简报 | 区域聚焦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
 
首页 > 区域聚焦 > 西亚 > Content

中国在土耳其推进“一带一路”风险预估及对策
2016-08-16 23:46   审核人:

3

社会风险

正发党上台后实现经济持续增长,2003年获得欧盟候选国地位后进一步推动民主化改革,促进了公民社会和多元文化的发展,形成了一批非政府组织。它们或多或少都以伊斯兰为号召,与国内政党和境外组织都有密切联系,对土社会、政治、外交都具有深刻影响力,是中国在土推进“一带一路”必须重视的对象。

>>>>IHH

IHH(“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创建于1992年,最初专为波斯尼亚穆族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后来逐渐发展成为土耳其规模和影响力最大的NGO,是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和伊斯兰会议组织人权论坛的合作单位。

IHH立场保守,信奉逊尼派萨拉菲教义,向底层民众提供生活救助和免费教育的同时灌输宗教圣战理念,增进社会的保守、排外倾向。外资企业不重视伊斯兰文化或忽视当地劳工利益可能会引起群体性事件。

IHH积极介入国际热点事件,损害土外交关系。2009年7月新疆骚乱事件发生,IHH随即资助伊斯坦布尔专题论坛,批评中国少数民族政策。以色列封锁加沙后,IHH于2010年5月派出援助船队硬闯以军关卡,导致“蓝色马尔马拉”号事件。

阿拉伯之春中,IHH不仅向利比亚、叙利亚反对派运送救援物资而且私下夹带武器弹药,甚至招募他国穆斯林培训后送入叙利亚作战。因为与地区极端组织联系密切,IHH已被以色列、德国和欧盟列入恐怖组织名单。

>>>>居伦运动

近年来土经济和外交受挫,“土耳其模式”受到质疑,异见派渐趋活跃,影响最大的是“居伦运动”(Gülen movement)。TUSKON工商联合基金会、Kimse Yok Mu (Is Anybody There?)慈善基金会以及记者和作家基金会(Gazeteciler ve Yazarlar Vakfi),都是其下属NGO,其中后两家都是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合作单位。

居伦运动信奉苏菲主义教义,倡导科学和伊斯兰的结合,主张赋予古兰经以现代意义,善于利用网络和新媒体传播自由、法治、环保等观念,在青年人群、商界和教育界中有众多追随者。外企的环保意识、商业伦理、媒体关系等都可能成为他们攻击的对象。

居伦运动有改变土政局的影响力。居伦曾与正发党合作并助其上台,后因政见分歧而决裂。2013年发生的伽齐公园抗议和高官贪腐指控背后都有居伦运动的影子,结果导致全国性骚乱,重创里拉汇率。事件虽然没有阻止埃尔多安在2014年获选总统,但仍然深刻改变了土耳其政党政治格局。

2014年底,为应对居伦运动的破坏动作,埃尔多安通过议会颁布新的安全法令,授权警察可以武力对付集会游行,抓捕异见记者,反而坐实了威权独裁的指控,不仅将城市青年逼向对立面,促进反对派的联合,还引起美国和欧盟的抗议。2015年议会大选中,正发党失去独立组阁资格。

关于中国应对风险的对策建议

1

“走出去”企业自身问题

第一,中土优势产业类同,双方合作空间受限。金融危机加上地区动荡令土出口重创,基建项目成为稳定经济的主要措施。正发党政府近年密集推出伊斯坦布尔新机场、博斯普鲁斯第三跨海大桥、地铁和高铁网络等多个大型基建项目。

由于土基建竞争力仅次于中国,因此情愿与第三国合作,希望中国提供融资但少参与具体项目。先听取中方工程报价,再向欧洲和日韩企业施压,是其惯用谈判策略。安伊高铁二期项目合同金额12.7亿美元,但带动中国设备出口还不到3000万美元。中企只负责信号布线等小工程,车厢是欧洲国家提供的。

第二,中国目前在土投资企业较少,合作存量不足。尽管经济增速下滑,土国内消费市场仍比较强劲,但由于年轻人口比例高,而且个人信贷消费流行。由于土投资门槛很高,中国知名企业在土投资设厂的暂时只有中电光伏和华为两家,而且也并非主要针对土国内市场。中国对土社会文化特点还不够熟悉,出口的大多是贴牌商品,国产品牌的辨识度不高,当地市场对中国产品形成价格便宜、档次低的刻板印象。

2

如何开拓和维护海外利益?

首先,适度购买土耳其国债,形成对土政治决策的制约力。土经济中最大弱点是创汇能力差、积蓄少,投资和消费都过度依赖外部资金,因此汇率对国际热钱波动极其敏感。通过购买土债券,中国即获得调控土经济的工具,或许可以迫使其改变涉疆立场,为“一带一路”合作创造可能。

其次,合作开发周边基建市场。投资土基建业,利用土国打头阵,可以规避潜在的政治和社会风险。日、韩、印等国正在积极尝试进入中东市场,土耳其选项很多。我们可以通过对周边国家高访来刺激土耳其,促其加入“一带一路”。

第三,着眼于品牌培育和更广阔市场开发,可先挑选具有精细化管理和国际化经验的优质企业,赴土耳其投资设厂,形成示范效应,扭转社会舆论。

第四,土耳其是一个开放多元社会,无政府组织等社会机构在土扮演重要角色,甚至能影响政府政策决策。海外中企应加强与NGO交流,注意媒体关系,承担相应社会责任,防控社会风险。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ODYyMzczNw==&mid=208051762&idx=1&sn=8263f4a8f30facd59c61c6dedf01ead9&scene=5&srcid=0604PCAM6xbwdhJzfrzoJU1S#rd

Previous [1 2]
Close Window

 

新疆大学-清华大学... |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 | 教育部社科中心

版权所有:新疆大学 中亚地缘政治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