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学术交流 | 研究动态 | 人才培养 | 基地简报 | 区域聚焦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
 
首页 > 区域聚焦 > 西亚 > Content

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政治改革的内在机理是什么?
2016-08-16 23:45   审核人:

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政治改革的内在机理是什么?

在2002年选举前,正义与发展党并没有提出明确的意识形态,其保守民主意识形态是在执政之后提出的。2004年1月,埃尔多安宣布该党支持“保守主义”,包括多元主义和宽容。

为推进保守民主理念,该党于2004年1月10~11日在伊斯坦布尔举行了“保守民主与世界政治”的国际会议,埃尔多安在会议上阐述了正义与发展党的保守立场。该党理论家、埃尔多安的政治顾问雅尔琴•埃克多安(Yalçın Akdoğan)还专门撰写了名为《正义与发展党和保守民主》的小册子,在土耳其国内公开出版发行,传播该理念。

何为“保守民主”?正义与发展党的理论家雅尔琴•埃克多安作了最为精辟的论述。在《保守民主政治认同的含义》一文中,埃克多安写道:“20世纪以意识形态世纪著称,自由主义、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在全世界、在不同时期成为潮流。一些思想家认为,虽然保守主义的基本哲学和构成要素仍处于持续争论中,但它是能够与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相媲美的重要意识形态。”

在这篇文章中,埃克多安总结了保守民主人士的政治观,这种政治观有两个基本点:其一,保守民主赞同有限的、界定清晰的政治权力形式。它不能接受导致压迫国家的威权或极权政治生态。文官或民主政治最大的敌人是威权和极权倾向,如果不加以限制,会导致出现法律实施中的专断、真正代表参与度的下降、对个人和集体自由的无视等现象。

其二,保守民主认为政治合法性的基础是人民主权和法治,而其根基是合宪性和普遍接受的规范。这些要素是政治权力的基础,政治领导人通过承认全民意志来获得合法性。

因此,政治合法性也基于共同认可的民族认同,而这种认同以一种普遍接受的涉及行为、规则和集体价值的规范来表达自己。埃克多安认为,“我们所理解的保守主义并非保护所有现有制度和关系,而只是其中一部分。保守并不意味着反对变革和进步,而是在不失去本性的前提下适应变化”。

笔者通过分析该党的纲领、选举宣言、领导人讲话、理论家的著作以及综合国内外学者的研究成果,认为正发党“保守民主”理念的主要内容概括为以下几方面。

1

国家观

正发党的国家观融合了社会国家、宪政国家、民族国家、有限国家等几种影响深远的国家学说。

第一是社会国家观。以社会国家概念为例,该党党纲5次提及这一概念。党纲之公共行政部分有言,“作为社会国家理念的前提,国家有义务承担社会福利职责”。埃尔多安也曾指出,“国家应积极参与制订社会政策,而私人部门应主导经济领域”。

由此,土耳其学者齐亚•厄尼斯和凯伊曼认为,正发党试图“建立国家、经济与社会政策之间的纽带”。美国著名的土耳其问题研究专家犹他大学学者哈坎•雅乌兹(M. Hakan Yavuz)也认为,埃尔多安视国家为改善日常生活的公共服务的工具。埃尔多安一直认为,国家的存在是为了服务人民,其基本职责是消除妨碍实现个人潜能的障碍。

第二是宪政国家观。正发党支持修宪,认为土耳其可依照社会契约观念,在最大可能共识的基础上制定符合民主、法治标准的宪法。而在2007年选举宣言中,该党正式提出了制定新宪法的主张。目前,土耳其正在为制定一部新的公民宪法而努力。

第三是民族国家观。2003年10月12日,埃尔多安在正发党第一次大会上的讲话中,宣称正发党用以妥协与和解为基的政治取代了以冲突为基的政治。他认为保守民主是弥合国家与社会鸿沟、团结中心与边缘的手段,“代表着社会中心”。

在他看来,共和观念与民主观念并不冲突。埃尔多安指出,凯末尔•阿塔图尔克是共和观念之源,理应是“我们最坚实的基础”。他还强调,宗教、种族、地区民族主义是正发党的“红线”。埃尔多安还认为,“土耳其共和国的立国原则是共和主义、国家主权、民族国家和世俗主义”。

换言之,共和国的立国原则在正发党的骨干中已经内化,成为不能被挑战的基本原则。那么,如何保护这些立国原则?埃尔多安称,立国原则需要通过同时保护共和国原则和民主加以实现,而不是仅仅实施有限民主。

第四是有限国家观。该党理论家埃克多安称,国家应该运行良好、小且有活力、有效率,应防止政府冗余和浪费。在2002年选举宣言中,正发党宣称国家干预这些制度和价值观(家庭、学校、财产、宗教和道德),会导致冲突和失序。

言外之意是,国家不应该干预这些制度和价值观。在提及“国家权力”时,正发党领导人谈论更多的是“受限制的政治权力”。在该党领导人看来,国家必须由公民来定义、塑造和管理。因此,正如一些学者所言,正发党的保守民主理念包含了自由主义元素,因为该党支持小国家或更小国家主张。

2

政府观

正发党的政府观主要包括:第一是在政治权威与政治合法性方面正发党承认少数服从多数的政治治理原则,亦宣称政治合法性应以人民主权为基础。即政治权威需要以民众支持为支撑,国家法律、规则和价值观应该符合时代需要并获得民众认同。

上述要点在该党的《新土耳其契约》(New Turkey Contract)文件中亦有体现。在该文件中,正发党指出,政治合法性是公民间社会契约和共识关系的产物;公民是政治秩序的最初缔造者,国家只是政治秩序的表象。

第二在政府的职能等方面,正发党认为应秉持有限的政府观。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关系上,正发党强调分权,扩大地方政府的权力和财政来源。

3

政治观

正发党对政治内涵作了不同解读,进而提出了9种不同类型的政治:

第一是妥协政治。保守民主认为,妥协文化是政治领域的基础。政治只有建立在妥协的基础上,社会差异在政治领域的表达才成为可能。正发党的理论家埃克多安亦认为,“政治应该建立在和解、融合和宽容之上,而非冲突、拉帮结派和极化。为推动政治生活的渐进变革,我们必须保留现有政治架构的某些价值观和特征。”

第二是团结政治。正发党把自己定位为在既有价值观和原则基础上出现的不同政治传统的个人的集合体。而以宗教、派别或族群认同为中心的认同政治,会造成政治分极化,甚至发生一些极端政治事件。正发党认为所有社会部门的问题是政治问题,尝试在民主框架内解决这些问题。通过支持团结政治,正发党要成为土耳其团结的保障。

第三是政治正常化。正发党提出的政治认同最重要的目标是实现土耳其政治的正常化。十余年来,土耳其政治一直处在源于宗教与政治、传统与现代、宗教与国家、国家–社会–个人关系造成的冲突的阴影下。这些冲突缩小了政治空间,造成了大量问题。正发党尝试重新建构这些关系,实现政治正常化。并且,正发党认为,该党连续胜选的事实似表明已经实现政治正常化。

第四是有原则的政治。作为一个保守民主人士的政党,正发党能够立即实施真正的、规范的政治,能够在原则、传统之间建立合理的联系,做出符合价值观的政策选择;而在政治治理层面,正发党需坚持其原则立场。

第五是改革主义政治。正发党已经开启了共和国历史上最全面的变革和转型运动。该党认为保守主义反对威权和激进变革,它要在渐进和社会动态解读的基础上完成“静悄悄的革命”。而采用极权手段和强力方式改变社会,在历史上造成了负面的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影响。正发党理论家埃克多安认为,引入这一概念的目标是为正发党创造独特的政治空间,也为土耳其引入新的政治道路。

第六是智慧政治。正发党将以最佳的方式处理问题,成功地与弊病和其他非法组织做斗争。从塞浦路斯问题到亚美尼亚问题,从民主开放到文军关系,都表明正发党优先选择智慧政治。正发党关注小问题的同时,也全面参与处理大问题。正发党将继续坚持保守民主的政治构想,塑造土耳其的未来。

第七是现实主义政治。长期以来,土耳其政治见证了模糊的、猜疑的、不透明的政治行为和虚假的政治话语。基于以往执政党的履政实践教训,正发党的党纲和施政纲领均结合土耳其发展现实,明确定义与解析了政治之内涵,避免了一些别有用心人士对正发党政治话语的曲解。

第八是服务政治。正发党认为,政治是服务社会的工具,也就是4种政治概念或观点当中的“作为公共事务的政治”。在埃尔多安看来,政治与服务、改善日常生活和阐述人民诉求有关。该党的理论家埃克多安也称,正发党的纲领提供的是服务而非认同。

正发党的《新土耳其契约》第一条有言,“所有的政治理念和制度必须服务于人民需求,反映超越时空的、变化的环境和诉求,而那些不能为人民服务、回应社会诉求变化的政治秩序,不会持续长久。”该文件第35条和第35条亦声称,国家机构和机关不是向人民强加霸权的部门,必须为人民服务。如此,人民得以掌控国家,国家成为人民的仆人。哈坎•雅乌兹(M. Hakan Yavuz)也提到,“在土耳其个案中,我们见证了后伊斯兰主义过程或从认同政治向服务政治的转型”。

第九是清廉政治。为了与之前的政党进行区别,正发党领导层提出了新的与“政治中心”相对的“社会中心”概念。由此,正发党表明了其使命和原则是正义、发展和清廉政治。该党负责组织事务的副主席哈亚提•亚泽哲(Hayati Yazıcı)称,在前两次大会期间,“正发党对任何被指控有腐败行为的人均零容忍”。由此可见,“清廉政治”是该党领导层呼吁的“新政治风格”的重要体现。

 Next [1 2 3]
Close Window

 

新疆大学-清华大学... |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 | 教育部社科中心

版权所有:新疆大学 中亚地缘政治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