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学术交流 | 研究动态 | 人才培养 | 基地简报 | 区域聚焦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
 
首页 > 区域聚焦 > 西亚 > Content

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政治改革的内在机理是什么?
2016-08-16 23:45   审核人:

4

民主观

自1946年实行多党制以来,土耳其多党民主已经走过了近70年的发展历程。然而,该国民主依然存在着诸多问题。那么,正发党是怎么看待民主问题的呢?该党又提出了怎样的民主主张呢?综合该党的主要官方文件和领导人讲话,该党的民主观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民主是什么,民主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民主是一种宽容、对话和谈判机制,其中的法治和治理原则由人民的意志所塑造。正发党认为,权利、自由、平等、宽容是当代民主价值观念的核心理念。该党的纲领和选举宣言中都多次提及这些理念。以平等为例,正发党主张,土耳其公民不论性别、族群、信仰和观念如何,一律平等。

因此,该党目标之一是“发展公民身份意识,国民共享属于国家的荣誉。”以自由为例,在党纲“基本权利与政治原则”部分提到,自由是民主的基础,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压迫是不可接受的;尊重个人权利和自由,是实现社会安定、人民能够接受民主制度的基本条件。

第二,何为发达民主?如何实现发达民主?在土耳其《2023年远景》中,正发党把发达民主定义为“一种制度化的自由民主,其中个人不可缺少的(indispensable)、不可转移的、不受侵犯的权利和自由应能够实现并得到保护,不受到各种国家权威的侵害。

发达民主中的公民意志对国家制度有直接影响,它不仅通过选举,而且通过公民参与公共生活的决策与管理来体现。”该党旨在达到发达民主标准,希望成为有良好制度支持的强大民主的样板。

第三,主张参与民主。正发党认为民主是一个推动和促进人民广泛参与的过程。该党的理论家埃克多安亦认为,真正的民主意味着所有的社会问题都会被涉及和讨论,所有的社会诉求都能够被倾听,所有的社会发展项目都能够被监查。

正发党的《新土耳其契约》文件指出,自由、透明的选举仍将是土耳其政治稳定的核心内容。在此种意义上,选举政府官员和竞选公职的权利不能被限制、僭越或忽视。而该文件第44条则指出,要开拓新的参与渠道,巩固参与民主,在基层实施地方自治原则。此外,正发党纲领还特别提及公投这种选举方式,公投作为一种工具应给予足够重视。人民意志不仅仅限于在选举中投票,而且民众能参与公决。

第四,支持多元主义民主。正发党的民主是多元主义的,不同于繁荣党的多数人民主。该党认为,不同政治选择之间的竞争是健康民主体制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宪法保护少数派的权利是强化多元民主的一个要素。该党纲领多次提到加强公民社会组织的必要性,提高它们在中央和地方政策制定中的地位。正发党认为,土耳其社会的异质性能够丰富多元主义民主。

第五,入盟与推进土耳其民主化进程。加入欧盟一直是土耳其多年来的梦想。实施符合欧盟标准的改革常与推进土耳其国内民主化联系在一起,欧盟标准是否内化成为检验土耳其民主水平的重要标尺。正发党认为,入盟是“土耳其现代化进程的自然结果”,“欧盟经济和政治标准的实现是土耳其国家和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一步”。

2004年,时任土耳其外长的阿卜杜拉•居尔表示,“我们完全认识到推进改革符合土耳其本国的利益。这亦会惠及我国人民。土耳其改革进程还未完成,改革之路不可逆转。”因此,加入欧盟、实施欧盟的规范和制度是巩固土耳其化民主的重要外部推力。

5

世俗主义观

世俗主义是理解土耳其政治发展史的关键词之一,也是最受争议的术语之一。土耳其政界、学界和西方学界都对世俗主义在土耳其的发展演变做出了不同解读。那么,保守民主的世俗主义观是怎样的呢?

正发党纲领有言,“为了政治、经济和其他利益而利用宗教,或利用宗教向那些不同思想和不同生活的人施加压力,也是不能被接受的。”而埃尔多安的这段访谈,充分地展现了其对世俗主义的解读:世俗主义,作为社会和平与民主的关键保障,是一个拥有两个维度的概念。世俗主义的第一个维度是国家不应该依照宗教法律组建,这需要一个标准的、统一的、不可分的法律秩序。

世俗主义的第二个维度是国家应该是中立的,对各种宗教信仰保持同等距离,应该是个人宗教和信仰自由的保障。埃尔多安总是强调他们对民主持欢迎态度,甚至于西方模式的世俗主义体制。实际上,在正发党的实践中,伊斯兰的作用常常被降至个人层面。

土耳其议长、正发党党员阿林奇认为,在土耳其,世俗主义应该以一种更为自由的方式加以解释,这种解释强调个人宗教权利和自由。对他而言,这种新的世俗主义版本强调土耳其处于文明十字路口的事实。

一方面,土耳其是西方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土耳其人口主要是穆斯林。在阿林奇看来,土耳其的世俗主义应该考虑这种双重社会文化背景。他强调,世俗主义在土耳其的重新解释和真正实施,会对全世界世俗主义辩论做出巨大贡献。同时,阿林奇在议会讲话中,还声称世俗主义应该是社会和平与妥协的机制,世俗主义要求国家对各种信仰保持中立。

正发党的理论家埃克多安则认为,土耳其的世俗主义需要通过民主变得更强大,以更好地保护宗教自由。对他来说,“对世俗主义的特别解读,即凯末尔主义者的世俗主义,是专断的、极权的、雅各宾式的意识形态或生活方式,它会导致冲突而非社会和平。”正发党党员亦赞同美国类型的世俗主义,这种世俗主义对思想自由非常敏感,把宗教价值观解释为指导社会行为的道德价值观。

正发党政治家对世俗主义的理解是矛盾的。与多数中右政党一样,正发党认为世俗主义并非旨在塑造公民的日常生活或认同全面的公共政策。相反,世俗主义是设计用来保护宗教自由和实践不受国家影响的宪法原则。同时,正发党的政治家还认为世俗主义在土耳其已经内化,凯末尔所确立的立国原则必须予以捍卫。但其捍卫的世俗主义原则却不同于激进世俗主义,而是土耳其穆斯林版本的世俗主义。

Previous Next [1 2 3]
Close Window

 

新疆大学-清华大学... |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 | 教育部社科中心

版权所有:新疆大学 中亚地缘政治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