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学术交流 | 研究动态 | 人才培养 | 基地简报 | 区域聚焦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
 
首页 > 区域聚焦 > 西亚 > Content

埃尔多安一个人的伊斯兰主义表演
2016-08-16 23:41   审核人:

埃尔多安一个人的伊斯兰主义表演

文 \ Burak Bekdil(土耳其《自由报》专栏作家,中东论坛研究员)

编译 \ 李雨阳 编辑 \ 李文哲

微信号:MenaStudies

2015年6月7日,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AKP)自2002年11月掌权以来第一次在大选中失去了主要党席位议会时,倾向世俗与自由的土耳其人松了一口气,但这口气松的似乎有点过早。

正义与发展党当时只获得了41%的选票(2011年这一数字为49.8%),因为缺少18个席位,失去了议会中550席位的一党制地位。而若想重写宪法实现埃尔多安总统所希望的总统制,为其带来几乎无限的权利,正义与发展党还需要更多席位。

埃尔多安并没有因为这一看似失败的选举结果而放弃,反而想再试试运气。在他的指示下,土总理一面假装与反对党协商组成联合政府,另一面又秘密筹划临时选举。在埃尔多安看来,失去几个议会的席位并不会对正义与发展党带来什么影响,但若能重新赢得议会多数席则会带来很大的改变。也就是在这之后,土耳其暴力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首先,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PKK)结束了2013年签署的单方停火协议。2015年6月20日,一名土耳其人引爆炸弹炸死了30多名在Suruc镇参加支持库尔德人集会的群众。库尔德工人党以土耳其政府秘密参与了此次自杀袭击的策划为由,在Ceylanpinar镇杀死了两名警察。土耳其人与库尔德人长达三十多年的矛盾再次以报复的形式爆发。在这个土耳其最血腥的夏天,超过一千名库尔德工人党武装人员和土耳其政府军士兵丧命。

而到了去年10月,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又遭遇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致使市中心参加和平集会的一百余名民众丧命。两名自杀式袭击者,一名是土耳其人,另一名来自叙利亚。这是土耳其近代历史上发生的最可怕的一次恐怖袭击,间接帮助正义与发展党获得了更多的选票。当时,埃尔多安已经解散了国会并公布了将于11月1日开展大选。他已经计算好了国家的不稳定将会促使受惊的投票人倾向单一政党统治。

这一次埃尔多安赌赢了。这次选举为正义与发展党带来了胜利并确保他们可以统治这个国家到2019年。他们获得了49.5%的选票,317个议会席,完全可以形成一党制的政府,不过仍然没有达到修改宪法要求的330席。又一次的,政治伊斯兰派获得胜利。但是在这短短的五个月内,一个失业率增加、经济增长放缓、恐怖袭击和士兵葬礼接连不断的政府居然获得了比以前多9%的选票?

一、土耳其政坛极化与分裂的惨淡现状

正义与发展党的胜利说明了土耳其政治舞台的极化和绝望的分裂状况,并不是所有的库尔德人都支持库尔德工人党。这个夏天,库尔德工人党与土耳其军队之间长期的暴力冲突似乎致使一些库尔德人开始同情土耳其政府,并对正义发展党萌发好感。库尔德人态度的转变在选票方面已有所体现,有1.4%的人从支持库尔德人的人民民主党转向支持正义与发展党。

此外,这些暴乱也改变了正义与发展党和民族行动党其他选民的态度。这两个党派或多或少有一些相同背景的选民。在去年6月份的选举中,部分正义与发展党的选民转投民族行动党(获得了16.3%的选票),原因显然是因为站在民族立场上不同意正义发展党对于库尔德人的和平姿态。

倘若正义与发展党放弃和平进程转而对抗库尔德少数民族,埃尔多安和达武特奥卢就可以通过夸耀他们最新的民族主义精神以获得这些人的重新支持。2015年8月,由于土耳其人与库尔德人陷入更多的暴力袭击,正义与发展党停止了与库尔德人的和平进程。于是在十一月的选举中,民族行动党丧失了4.1%的选票,这些选民显然全部转投了正义与发展党。

值得关注的是,在6月份的选举中,由于对埃尔多安奢华生活方式的不满与对其坚定的违宪政党政治干预及腐败和利用裙带关系的指控,一些原本支持正义与发展党的选民选择了放弃投票。但到了11月,这些选民又重新参与投票以帮助这个不景气的政党,令正义与发展党获得了2%的选票。土耳其人简直是在上演政坛版“斯德哥尔默综合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民族行动党的主席Devlet Bahceli(左)与总理达武特奥卢会谈。

二、埃尔多安期望总统实权化的强烈野心

埃尔多安从未掩盖过总统实权化的野心。在2015年的一次演讲中,他这样说道:“土耳其是一个总统拥有实权而不是象征性权力的国家,总统应该在其职权之内直接对国家负责。不管人们是否接受这一现实,土耳其的政治系统都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在宪法的框架下更新这个事实情况。”

为改变宪法以使总统获得行政权利,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必须占有国会中的330席,但是他们现在只有317席。自去年11月的选举以来,三个主要反对党都表明,他们不会支持正义与发展党修改支持总统制的宪法。但是在土耳其政坛,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在任何情况下,世俗化的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都不太可能支持埃尔多安苏丹式的总统制,民族行动党也表示坚决抵制,不过他们也在一些有争议的立法问题上与正义与发展党有过合作,比如在校园中女性可以合法佩戴头巾的问题上。由此来看,支持库尔德人的人民民主党似乎成为埃尔多安唯一可能合作的伙伴。

这个库尔德政党在处理总统制问题上非常微妙。他们拒绝支持任何总统制的修订案,但如果正义与发展党建立联邦制的土耳其他们会不会支持呢?这意味着库尔德人会有自己的自治区,而这也正是人民民主党的主要目标。通过支持埃尔多安现代的选举苏丹式的总统制而换来库尔德人的自治,不失为一个双赢的合作。

而如果想实现这一交换,眼下土耳其军队和库尔德人的暴力袭击必须要停止。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双方将会停火,土耳其东南部的库尔德人继续在像内战一样的情况下生活。更糟的是,埃尔多安和达武特奥卢政府并不十分支持任何和解,即使是和平的呼吁也可能被认为是“为恐怖分子宣传”。

举例来说,2016年1月,土耳其检察官以此为由调查了一个受欢迎的谈话节目制作人和主持人。这项调查源于一名教师向当局抗议在镇压库尔德工人党时无辜牵连平民,该制作人和主持人于是在节目的电话连线中呼吁政府关注那些死去的“婴儿、母亲和未出生的孩子”,她甚至都没有提到库尔德工人党。

不久之后,土耳其警方又拘留了一些谴责政府对库尔德工人党进行军事干涉的学者。超过1100位土耳其学者和300位外国教授签署了一份声明。在这份声明中,这些所谓的“叛徒”表示,他们不愿意“参与到政府的罪行之中”,并呼吁政府停止“屠杀”。土耳其检察官声称,这一行为是在“侮辱国家”,与库尔德“恐怖分子”为伍。埃尔多安谴责了此项声明并要求司法部门严惩这些“背信弃义的人”。埃尔多安说到:“教授、博士的头衔,并不就能证明他们是有见识的人,与那些恶棍和卑鄙的人为伍的人也是恶棍和卑鄙的人。”

当然,任何新的停火协议虽然不大可能,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人民民主党正在试图通过政治方式来解决土耳其的库尔德难题。2011年初,埃尔多安就曾与库尔德人谈判,劝阻他们在2013年签署停火协议。他也有可能会重新开始谈话进程。

但是埃尔多安和库尔德人可能都不会对这种政治冒险有任何兴趣,库尔德人已不再像2011年至2013年时那样相信埃尔多安了。同时,埃尔多安也发现,如果他坚持土耳其国家主义,会为他带来更多的选票。在分析了2015年6月和11月选举的结果后,他也不会像2013年那样愿意与库尔德人合作。

埃尔多安的野心也将使总理达武特奥卢的权力难保。在土耳其宪法规定,总理是行政首脑,而总统仅仅是象征性的国家代表。当达武特奥卢在2015年为正义与发展党拉选票时,他实际上是在争取为自己获得更少的权力。人们猜测,达武特奥卢总是在公众面前表现成一个温和的伊斯兰主义形象,也许最终会与埃尔多安和他的极权主义统治分道扬镳。但分析一下达武特奥卢的性格和其奉献意识,这种想法也许太过乐观。

2014年夏天,埃尔多安选择达武特奥卢继任其总理一职。达武特奥卢可能认为自己是土耳其和伊斯兰利益的守护人,他也知道,为实现这些目标必须持续支持土耳其伊斯兰主义头目——埃尔多安。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达武特奥卢多次在公共演讲中提到“dawa”这个词,意思是“政治原因”。他的忠诚不是为了获得权利的野心,而是想在土耳其的旗帜下促进伊斯兰教的发展,所以达武特奥卢不大可能会出卖他的老板。

三、人口变迁成为一个砝码

在目前的土耳其政治舞台上,埃尔多安的地位无人可以撼摇。三个主要的反对党在短期内难以对抗正义和发展党,正义和发展党内部也没有人想要挑战埃尔多安的地位。其中,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似乎被困在中间,在2015年11月的投票中他们获得25.4%的选票,比2011年的25.9%有小幅度下降;国家主义的民族行动党正处于混乱的党内领导战争之中,因为获得的选票少于10%,因而不能获得国民议会席位。虽然民族行动党于2015年11月第一次获得了国民议会权利,但这个支持库尔德人的政党仍然被库尔德工人党的暴力阴影笼罩。

社会政治和人口分析表示,伊斯兰主义和库尔德人在未来的土耳其大选中都会表现的更好。从政治角度来说,土耳其变得越来越右翼和宗教保守化。堪萨斯大学全球研究中心的F. Michael Wuthrich研究表明,土耳其选票由1950年的59.8%到66.7%,呈现出右翼化趋势。

该模式虽然仍在发展之中,但是对于任何像正义与发展党那样支持伊斯兰主义的政党来说都是有利的。2002年,当正义与发展党刚刚上台时,只有六万学生在学习成为阿訇,而埃尔多安在2015年表示,现在人数已经达到一百二十万。当这些学生到达18岁合法投票年龄,结婚生子。他们虔诚的家庭将会带来五百到六百万的支持正义与发展党的新选民。

库尔德武装,图片来源:人民网

虽然土耳其人有明显的军事优势,但是库尔德人有一个秘密武器,那就是他们的高生育率。土耳其库尔德人可能会运用人口优势成为土耳其伊斯兰主义的主要对手。目前,土耳其东部和东南部的库尔德语区的生育率达到3.41%,而土耳其语地区的生育率只有2.09%。

埃尔多安呼吁,每一个土耳其家庭“至少生养三个孩子,有条件可以更多”,但是事情却不是像他希望的那样。土耳其的生育率从1978年的4.33%降到2013年2.26%。毫不奇怪的是,未接受教育的女性生育率为3.76%,而那些有高中或以上学历的女性生育率为1.66%。这些受教育较少(通常更加虔诚)的土耳其人人数的增加促使了埃尔多安选民人数的增加。

总之,土耳其似乎正在面临两个都不怎么好的选择:要么是埃尔多安日渐增长的集权化,要么是其实际上的大权独揽和重改宪法获得独裁的合法化。值得肯定的是,这位“苏丹”不会放弃他想要培养“虔诚的”下一代的野心。但是,土耳其人在意他们国家的发展方向吗?

伊斯坦布尔Kadir Has大学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大部分土耳其人都对他们国家的现状非常了解。调查发现,56.5%的人不认为土耳其是一个民主的国家,36.1%的人认为是。同样的,59%的人认为土耳其人没有思想自由,33.1%的人认为有。只有9%的人认为这个国家有“绝对”的媒体自由,31.3%的人认为媒体在一定程度上有自由权。

令人吃惊的是,针对支持正义与发展党的49.5%的选民的研究表明,他们并不十分在意民主的价值观。这些支持者中,58.3%的人认为土耳其是一个民主国家,56.7%的人认为他们拥有思想自由,54.8%的人认为土耳其有媒体自由。换句话说,支持正义与发展党的选民有一半并不认为他们生活在一个民主的国家,但是他们没有指责这个政党的民主赤字,反而仍然愿意去支持正义与发展党。这对于土耳其未来的发展非常不利,特别是对比那些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土耳其是成员国之一)和欧盟国家(土耳其正在积极申请成为成员国)。

土耳其已经被拖入了几乎没有什么制衡的独裁统治,反对党没有可靠的打动选民的方式以对抗伊斯兰主义的统治。土耳其人的减少和库尔德人的增加将会使土耳其陷入随时可能爆发的危机,特别是当那些其他国家的库尔德人获得自治的权利时。同时,一批人数可观的土耳其人似乎并不在意凯末尔•阿塔图尔克为他们留下的民主共和国遗产。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ODYyMzczNw==&mid=2650993287&idx=1&sn=152fca6840ac2d2c660b83f0fdd6e5d5&scene=5&srcid=0428rgevUgQZJyRXcymdhAhZ#rd

Close Window

 

新疆大学-清华大学... |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 | 教育部社科中心

版权所有:新疆大学 中亚地缘政治研究中心